中国传统民居院落空间的“围合”哲学



中国传统民居院落空间的“围合”哲学
The enclosing philosophy of courtyard space in Chinese traditional dwellings

作者:黄博文 杨大禹;   发表于《华中建筑》2018(08)

 
[论文摘要]:中国历史悠久,传统民居文化源远流长,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各地区不同的民居形式。传统的民居空间大抵都为围合院落的布局形式,是中国建筑极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由此衍生出来的“围合”思想更是博大精深。研究“围合”的哲学思想不仅是探究传统民居生活的源头所在,更是追溯中国传统民居文化精髓的重要途径。

[关键词]:传统民居,院落空间,围合
 

[Abstract]: China has a long history, the traditional folk culture has a long history, and in the long process of historical development, gradually formed different forms of residential areas. The traditional residential space is mostly the layout form of enclosing courtyard, and it is the most typical cultural symbol of Chinese architecture. The idea of "enclosure" derived from it is more extensive and profound. To study the philosophy of "enclosure" is not only the exploration of the source of the traditional folk house life, but also the important way to trace the essence of Chinese traditional residential culture.

[keyword]: traditional dwellings, courtyard space, enclosure
 

中国古代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老子在其作品《道德经》中指出“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1]表达“无用”的深刻哲学思想,而对照中国传统民居的院落空间,何尝又不是老子所说的“无”呢?之所以为“无”才能为之有“用”。而中国传统民居采取“围合”而形成的“无”,是中国源远流长的文化体现,所获得的“用”则是中国人们独特而悠久的生活方式。


一、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影响下的“围合”

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影响了中国数千年,而儒家与道家思想对中国传统民居建筑影响尤为深远。一种建筑形式,特别是与人们生活起居息息相关的传统民居建筑,必然与其根深蒂固的历史文化背景有着内在的联系,中国的传统建筑不可避免地受到古代哲学思想的渗透和影响。
荀子日:“礼者,贵贱有等,长幼有差,贫富轻重皆有称者也。”(《荀子·富国》)“礼”是中国人的行为规范,这对长幼、尊卑、贵贱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北屋为尊,两厢为次,倒座为宾,杂屋为附”的序列安排正是礼制思想的反映。[1]儒家思想把建立尊卑贵贱的等级制认为是兴国安邦的人伦之本,所以后世在修造住宅时,大多建有高大的围墙。这对中国传统民居的围合院落形式有深远的影响,从而构成了中国传统民居的独特形象。
北京四合院的布局以及空间关系充分体现了以家庭为单元的等级制度,讲究中轴对称。最为常见的四合院为三进式院落,第一进院是垂花门与倒座房所形成的窄院,由正房、厢房、游廊围合而成的第二进院为整个四合院的正院,正房两侧有耳房,正房与后罩房组合形成第三进院,由东侧耳房开一道门,连通第二和第三进院。受儒家思想以及“男外女内”的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影响,在整个院落中按照尊卑不同的顺序,北房(上房)为至尊,是长辈老人的住所,中间为中堂间,长子与次子分别住东厢与西厢,佣人住倒座房,女儿住后院,等级分区明确。(图1)
道家思想崇尚自然,庄子最早提出的“天人合一”概念表达了人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思想,天是自然的,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老子日:“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道经第二十五章》)表达人源于自然,追求天与人在自然生命上的一致性,满足人的生活方式、心安自得感的需要。道家思想在中国传统民居建筑中体现的淋漓尽致,传统民居庭院模式的内向性和完整性在满足了伦理秩序要求的同时,[2]庭院这一空间更为人们提供了接触自然的机会。这也体现了“有无相生”的空间审美意识,被留出来的庭院空间让山水、云雨都成为了自然的一部分。
流行于徽州等地的中国传统徽派建筑常依山伴水而建,是江南一带最具代表性的传统民居形式。由于在聚族而居的村落中,民居建筑密度较大,加之南方气候炎热光照充足,因此徽派建筑的院落形式较北方民居显得小而深。就在这高墙深宅下的天井庭院却是采光、通风和排水的主要场所,也是家庭休憩生活的主要空间。徽州古民居多为两层多进,各进皆开天井,这种江南地区普遍的狭小天井却是道家思想“天人合一”的写照。人们坐在室内就能感受四季交替,朝沐晨露、午赏落霞、夜观星辰,经过天井折射下来的光线柔和而富有意境,给人以静谧祥和之感。(图2)这种“虚实相生”的情景也是老子《道德经》里“道之为物,惟恍惟惚” [2]的精神境界。


图1,北京四合院布局示意图

 
图2,徽派民居建筑天井以及平面示意图(平面图为作者自绘)
 

二、中国特殊地理环境背景下的“围合”

中国国土领域广袤,民族多样且文化多姿多彩博大精深,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传统民居形式各不相同。但单从民居建筑的布局来看,大抵都为院落围合的集中式布局。比如北京四合院、西北窑洞、徽州古民居、云南一颗印、福建客家土楼等,根据各地域与文化的差异,建筑形式千姿百态,而“围合”是这些民居形式的一个最核心的共性。这种围合式的建筑形式除了一脉相承的古代哲学思想的影响,历史发展以及中国地理的特殊性同样是主要的影响因素。
中国的地理环境较为特殊:西面被“世界屋脊”阻隔,南面被云贵高原横截,西北部是茫茫沙漠和草原,东南侧则被海洋水域包围。[3]由于特殊而封闭的围合式地貌环境,使得中国这种围合观念在潜移默化中滋长,大自然的天然屏蔽在一定条件下遏制了中国与外界的文化交流,长期的历史发展进程中逐渐形成狭隘的地理观念。其次早在新石器中华民族便开始逐步形成定居生活,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民族组织得以迅速发展,这促成了血域和地域相统一的生活团体。这些特殊的地域形态以及生活方式让中华民族更加安分知足。[4]从另一方面也使得这个民族更加保守内向,强烈的家庭观念以及对家庭安全感的高度重视,使得人们更倾向于相对封闭的居住空间,这保证了家庭的私密性,从空间上增强了居住的领域归宿感。民居的形式也形成了四面建筑或高墙围合而成的庭院式布局,厚实而几乎很少开窗的外墙在心理上形成与外界隔断的壁垒,起到了物理上以及心理上的防卫作用,从而形成了这种对外封闭对内开放的内聚性、向心性的住宅形式。
 

三、“围合”而成的中国传统民居多样性

纵观中国不同规模的传统建筑以及古代都城,从城市到民居,从大围到小围,无不体现“围合”的核心观念。早在春秋战国时期,齐国对城市建设制定了科学的营建制度:“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前朝后市,市朝一夫。”[3](图3)从某种程度上反应了当时“围合”造城的思想观念。如洛阳城、长安城、(图4)元大都、明清时期的北京城,(图5)均受该传统礼制影响较深,而形成后来规则的整体布局以及围合的城市形态。


 
图3,根据《考工记》绘制的王城图     图4,唐长安城平面示意图


图5,近代故宫卫星图                图6,山西乔家大院平面示意图
 

根据地域、气候以及文化等的不同,中国传统民居形态迥异。尽管建筑形式千差万别,都承载着传承不同地域文化的使命,但几乎所有的传统民居都万变不离其宗的采用了围合庭院式布局。
拥有“皇家有故宫,民宅看乔家”[4]美誉的山西乔家大院是一座极具代表性的北方民居古宅,整个大院呈“喜喜”字布局,由这些大小不一的围合型庭院空间构成的乔家大院,分6个大院,内套20个小院。(图6) 庭院空间呈南北进深长东西面扩窄的北方民居特色,从而能获得更多的日照,缓解北方寒冷气候。

陕北的土窑民居是中国传统民居的一大特色,由于地域特殊气候原因,这种民居形式能避免沙尘暴以及大风等恶劣天气带来的灾害,当地的土质也十分适合挖掘窑洞而不易坍塌,其次土窑建筑还能维持室内恒温冬暖夏凉。陕北米脂姜氏庄园是陕北民居的代表,(图7)整个庄园有下院、中院与上院三部分组成。各院均由高耸的寨墙或建筑围合,形成大小不一的庭院空间,对外高墙阻隔,对内的大庭院却显得格外开敞。充分体现了传统民居的围合思想,且极具地域特色。
由于南方气候温暖潮湿,因此南方传统民居需要更多的考虑遮阳和排水,与北方民居相比,南方民居的庭院被大大缩小,形成类似天井的空间,以利于创造更多的荫凉环境。雨水较多的地区,会加大挑檐以防止雨水进入室内。川南地区的传统民居由于受山地地形的以及气候的影响,天井的空间呈进深窄开阔长的特点,一来因地制宜节约用地,二来便于阻挡更多的阳光。(图8)

云南的“一颗印”是昆明地区最富特点的合院式传统民居形式,被称为“三间两耳”或“三间四耳倒八尺”,平面及空间布局紧凑,外形方正,犹如古代官印而得名。[5] 由于昆明地区低纬度高海拔,太阳高度角较大,“一颗印”民居以天井为中心,由正房、东西厢房和入口门廊组成封闭的四合院,适应人口稠密、用地紧张、气候温和地区。(图9)

 
图7,陕北米脂姜氏庄园            图8,川南传统民居

 
图9,昆明“一颗印”鸟瞰平面示意图以及剖透视示意图
 

福建龙岩的永定土楼是中国传统民居独一无二的,永定土楼的形式多样,有方形、圆形、日字形、回字形、五角形、八角形等多种类型,是客家民居的杰出代表。在众多土楼形式中,圆形是最受瞩目的,中国历来有“天圆地方”之说,圆和方代表天和地,圆形又有和美与团圆的美好寓意,当地人俗语有“高四层,楼四圈,上上下下四百间;圆中圆,圈套圈,历经沧桑三百年”的精简概况。由于土楼是聚族而居,因此每一座土楼如同一个“大家族,小社会”,这种独特的生活模式,反映了客家人的传统家族伦理以及亲人间更紧密的团结亲和力,也是儒家思想的观念要求。土楼外形厚实而高大,外墙只在屋顶檐口下方规律的开设高窗,战时具有很强的防御功能。圆形土楼所围合的庭院空间,大多以祖堂为中心层层外扩,被环状的建筑体所占据。(图10)这种特殊的空间围合形式,不同于其他任何传统民居,是中国传统民居丰富多彩博大精深的体现所在。


图10,怀远楼平面、剖面图以及剖透视

 
四、从传统“围合”管窥现代居住空间

随着社会不断发展,时代的进步,特别是城镇化的推进,传统民居文化与现代文化是一个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的过程。以前以家庭为单位以院落为中心的较为传统的生活方式,逐渐被现代城市的社区生活所取代。造成这一变化的主要原因是人们的生活构成以及社会环境发生了改变,当居住区人口数量达到一定程度,乃至进入城市概念的范畴以后,人与人之间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更多的接触机会,这使得原本熟人与熟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变为以陌生人交往的社交模式为主的生活方式。而原本围合式的传统住宅形式在集约城市的背景下造成土地利用率低的问题,已经无法满足人口日益增加的城市发展的需求。但尽管如此,当今社会,绝大多数人对围合院落的住宅依然深怀情感,即便是在大都市,这些院落仍然以不同尺度不同形式出现在当代人的生活中。
在当代居住小区,传统院落的小尺度形态转变为区域内的共享空间,从家庭为单位的住宅中心放大为大尺度的小区或组团中心,成为面向周围住户的公共交流空间。因此庭院不再是原有家族聚居的社会结构体系所围合的,而是重新建立的交往圈。公共院落也成为人们对于院落文化追溯的寄托,这种重构的院落文化正是中国传统民居“围合”思想的继承。[6]

吴良镛先生改造的北京菊儿胡同,是现代社会背景下对传统民居院落空间“有机更新”1的一次有价值探索。改造过程中保留了传统四合院的围合空间形式,保证了民居的私密性、传统生活性以及围合院落的哲学与传统意义(图11)。与北京菊儿胡同不同的是,王澍先生设计的钱江时代公寓,是将传统围合的庭院空间嫁接至当代的高层建筑上,这种“垂直院落”的实践形式无疑是一次大胆而创新的尝试,(图12)使得每一户居民都能拥有前庭后院,让传统的生活方式通过围合的元素介入至现代生活,这是传统合院民居对当代高层住宅渗透之后的精神寄托与文化传承。

 
图11,改造后的北京菊儿胡同                    图12,钱江时代公寓

 
五、结语

“围合”是中国传统建筑的标志性符号,是传统民居的文化核心。这种“围合”形式的形成是中国固有的儒、法、道等古代哲学思想的结晶以及现实写照,是中国特殊历史变迁、地理环境、人文性格等共同作用的结果。这种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对当代居住建筑影响无处不在,是中国人骨子里的生活原型,是一种超地域性的文化体现。通过对“围合”哲学的探讨,是传承和发扬传统民居建筑智慧的有利途径,是创造与创新的坚实的理论基础。



参考文献


[1] 老子,《道德经·第十一章》
[2] 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一章》
[3] 《周礼·考工记》匠人篇
[4] 民间说法,由此凸显乔家大院在北方的民居地位
1 吴良镛,北京旧城居住区的整治途径——城市细胞的有机更新与“新四合院”的探索 [J],建筑学报,1989,(7):11一18


[1] 陆仁艳,浅论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对传统建筑的影响 [J],山西建筑 2008,(3):39~40
[2] 薛松,大围、中围、小围、小小围——浅谈中国古典建筑围合特征 [J],黑龙江科技信息 2009,(10):93
[3] 张越,徐颖,建筑空间形态与传统生活方式的传达——对传统民居庭院空间的探究 [J],建筑设计管理 2011,(9):43
[4] 谭文勇,阎波,"重生意识"与中国传统建筑文化 [J],重庆建筑大学学报 2006,(3):12~14
[5] 杨大禹,朱良文,《云南民居》 [M],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9,:119~120
[6] 邹砺锴,院落文化在现代居住中的渗透 [J],四川建材 2004,(6):75


 
图片来源
 
图1来源:http://zj.zhiqingwl.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4526
图2来源:http://bbs.tianya.cn
图3来源: http://blog.163.com/yut-i/ blog/static/242577822012111731153331
图4来源:http://www.51wendang.com/doc/76a51c9c77cc3815ed11af7f
图5来源:http://map.baidu.com
图6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d51d1230101p3sf.html
图7来源:http://dp.pconline.com.cn/dphoto/list_2041359.html
图8来源:http://home.mala.cn/thread-11294499-13-1.html
图9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42bbd90102vgdw.html
图10来源:http://museum.xauat.edu.cn/show_content.asp?text_id=672
图11来源:http://tieba.baidu.com/p/1466357433
图12来源:http://www.ikuku.cn